l6501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妖女請自重 線上看-第二百二十九章 藏寶開推薦-u3gz4

妖女請自重
小說推薦妖女請自重
接下来三天晚上,都能看到执月与江云鹤坐在湖畔不远处的一处高台。
执月希望能通过这种方法让一些修士清醒一些。
有诸多元门境修士在,那些气海境修士想要虎口夺宝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莊主大人未婚妻可以
“没有用的。那些人……哪怕他们知道这是一番腥风血雨,知道自己的机会微乎其微,他们也不会放弃。他们想着等待机会,若有机会就试试,若是没机会就离开。
可真当藏宝出现在面前,这些人一个都忍不住。
童青川那天说过一句话,很对。
或者就是如他,如梦女那样有家世。
或者如你我这样有天赋有运气。
否则想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,他们只能争。”说到梦女的时候,江云鹤看了眼执月,只见她微微皱了下眉。
显然,这对塑料姐妹如今是两相生厌。
“记得当初你我相识之时么?你劝我修行。”江云鹤继续道。
不知想到什么,执月嘴角带上一抹笑意。
環太平洋中的機甲戰神 天涯雲飛
“当时你唬我的……”执月道。
“一半吧,想逃掉是真的,对于修行界的一些看法也是真的。修行中人又有多少能寿终正寝?将军难免阵上亡,修行中人又何尝能幸免。”
两人说着话,一道蓝色的身影落到两人面前,随手布了个禁制。
“我不是来打架的。”苏小小道。
闔歡
执月眼皮微微垂下,没说话。
“我不会放过梦女的!”苏小小突然笑了起来说道。
江云鹤:???
“那个贱人……!”苏小小笑的甜美之极。
“又发生什么了?”江云鹤有些好奇了,能让苏小小这么咬牙切齿,梦女又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?
“我被姬长世追了三天!”
“可能是他查到你行踪了……”
“你觉得可能么?而且无论我用什么办法藏身,不过半天他肯定能找上来,全靠着玄宝地才几次脱身。”苏小小的声音跟牙缝里挤出来似的,让人听了冷得很。
江云鹤这下明白过来。
肯定是姬长世那日来找了自己无果后,直接去找梦女了。
这两人必然是认识的,当初姬长世的宴席上,两人就合伙做了个局。
然后梦女将苏小小卖了。
难怪姬长世这几日都没来找自己麻烦,自己还提起几分警惕,生怕姬长世抓到机会给自己来个狠的。
江云鹤脑子里转了好几圈。
这事儿……自己真洗不动。
算了,随着梦女各种花样作死吧。
反正她也是个妖精,苏小小想要对付她也不那么容易。
魔域之路 貝貝
“你过来不是就为了说这个吧?”江云鹤问道。
苏小小抻了个懒腰,才道:“都准备好了,明日你真不和我一起进去?”
“没兴趣。这种事情,对我来说太危险。”江云鹤直接拒绝。“先预祝你此行得偿所愿!”
执月笑了笑,这种藏宝对于别人来说是极大的诱惑,但江云鹤从来都不在意这些。
这是她对江云鹤最放心的一点。
師父在上:徒兒要娶你
“不去算了。”苏小小略有一点遗憾,江云鹤的眼里极为惊人,若是随自己进去,把握还能大上几分。
但就像他说的,对他太危险了。
若是以前,直接掳走带进去就行了。
现在她却不想这么做。
大概,因为这是她唯一的朋友了。
……
“师兄,你这两天和大师姐天天神出鬼没的,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做?别忘了我们啊,别的不说,打个下手也行。而且也不能什么都让大师姐出面吧?”
大清早,见到江云鹤后仰伯就大大咧咧道,徐浩清和向之一脸赞同。
说起来自从到了这永城,他们几个就等同于放羊了,都没什么事可做。
再看江云鹤天天早出晚归的,三人多少也有些不自在,总感觉自己三人没什么用一样。
不远处的裴音也将耳朵竖起来。
“你不问我也要说的,师姐和几位师弟,这几日晚上别出去了,有事做。”江云鹤道。
棄妃讓朕輕薄一下
“师兄,能不能提点一下,什么事?”徐浩清老老实实问道。
“最近城中的动向,你们多少清楚吧?”
“仙雍藏宝?”向之的眼神中带着探寻。“师兄你对这个感兴趣?”
“没兴趣,不过这个时候出这个事,说不定会有一场乱子。”
向之脑袋转的最快,听江云鹤的话,就多少猜到一点儿打算,疑惑道:“这是摩崖道兵和城守军的事吧!”
“摩崖道兵之前损失惨重,藏宝的消息不是一天两天了,摩崖道兵都没什么反应。而且咱们也不做什么,就是外围看看,若是真的出现难以控制的局面,再见机行事。说实话,如果真出了乱子,咱们几个人也起不到什么作用。”
江云鹤倒是轻松。
虽然藏宝他不准备进去,但这热闹还是要凑一下。
也看看这城中到底藏了哪些人物。
“知道了,咱们就是在外围看看。不过这藏宝到底什么时候出,也没人清楚。”向之那张老脸上的皱纹都展开了不少。
鬼眼新娘 青鳥
“这几日我和大师姐一直在观察,灵力泄露的越来越多,想必用不了多久。而且你们不用每日守着,警醒一点儿就可以,如果真有变化,我会发信息给你们。”
程老爷子在不远处听着,心思动了几动,最后又给掐灭了。
这种事不是程家能参与的。
不过还是开口:“上仙,有没有什么我们程家能做的?”
“一切如常就好。”
……
子时,江云鹤和执月再次坐在这几日一直待着的高台上。
“今天晚上的修士似乎多了几个,那几个黑衣服的以前没见过。”江云鹤留意到远处出现的几个黑衣人,黑布缠头,胸前挂着银饰。
“是巫蛊教的,他们行事很霸道,擅长巫毒咒术。不过这里是万生,想来他们也不敢乱来。”执月看了一眼便提醒道。
江云鹤点点头,脑子一转就想起这巫蛊教的来历。
多看了两眼,对方似乎有所察觉,一个中年汉子抬头看了过来,此人身材高大,鼻子带钩,脸上隐隐带着不善,一看到这人就能想起鹰视狼顾这四个字。
江云鹤微笑举杯,朝着对方微微示意。
对方打量了一眼二人,微微点头,与身边之人又说了什么,几人都朝着这边看了一眼,又朝着远处走去。
江云鹤还看到巨灵宗武勇与琅琊阁展方昭华夫妇,之前几天他们也来过一次,之后虽然没露面但也隐匿在周围。
或者说,这三人是故意让他看到的。
随着时间流逝,子时三刻之时,一声不知是兽吼还是龙吟的声音突然炸响。
湖面突然掀起无数风浪。
随着不知什么破碎的声音,湖岸突然崩碎了一块,那里的泥土仿佛被什么卷了进去,一处黝黑的洞口露在众人面前。
而湖水拍打到洞口之时,却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隔开。
随即一层白雾自洞中流淌出来,将方圆千米全都笼罩在内。
“风起。”暗处传来一个男子惊喜的声音,狂风涌起。
“无边丝雨细如愁!”又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空中顿时落下丝丝细雨,随着风吹雨打,凡是在细雨范围之内的修士都感到心中一股浓浓的愁绪。
江云鹤也被那细雨感染,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愁苦,种种过往涌上心头,有些怀念,有些惘然。
不过也只是一瞬间,江云鹤心念一动便将这些念头驱散。
“挺有意思的术法。”江云鹤饶有兴致道,竟然能影响人的心绪。
再看下方。
无论是风还是雨,打在那一层白雾中都如泥牛入海一般,丝毫没有反应。
那一层白雾如同定在那里,将一切都遮掩住。
湖畔一道道身影出现,此时所有人都不再掩饰身形,目光迫切的盯着那白雾中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