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9fzk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討論-第六十五章 搜查房間(求推薦票)展示-1rc2z

長夜餘火
小說推薦長夜餘火
听完乔初的话,蒋白棉和商见曜同时开口:
“我……”
见对方有话要说,他们又一起闭上了嘴巴,场面顿时陷入了怪异的沉默。
隔了几秒,蒋白棉笑了笑道:
残情
“你先说。”
商见曜认真点头道:
“我想先上个厕所。”
“……就没点别的想法?”蒋白棉差点语塞。
商见曜没做思考,直接回答道:
“顺便巡视下其他房间。”
“巡视……用巡逻会不会好一点?”蒋白棉习惯性反问了一句。
接着,她满意点头:
“去吧。”
话音刚落,她已是扭头望向了龙悦红:
“在这种封闭性质的房间内休息,一定要记得确认内部没有任何异常。
锁莲纪
“这不是单纯值夜就能解决的问题,因为类似的环境狭窄逼仄、障碍众多,逃不好逃,打也不好打,哪怕能及时发现意外情况,也会相当麻烦。”
说到这里,蒋白棉下意识看了乔初一眼,对他在警戒方面的粗心大意颇为诧异。
这位第八研究院的特派员是太有自信,不怕意外,还是纯粹没有相关方面的经验?
乔初没有看她,取下背后的银色步枪,拉了把还算完好的棕黄色涂漆椅子到身前。
他随即走至陈旧茶几旁,从漆黑包装的抽纸内抽出好几张纸巾,转身擦拭起积尘严重的椅子。
龙悦红见状,一时不知该跟着商见曜去搜寻房间,还是帮乔初清洁物品。
“这次记住就行,坐吧。”蒋白棉没有为难他。
龙悦红条件反射般坐到了沙发上,结果那原本不知是什么颜色的灰扑扑表面先是猛然下陷,接着就刺啦一声撕裂开来。
这让龙悦红没能坐稳,差点就陷入沙发内。
蒋白棉收回温柔的目光,看了这位灰头土脸的下属一眼,低笑出声道:
“小心一点,这里都是七八十年前甚至更久远的古董。
“而且,那些灰尘里不知有多少细菌和病毒,虽然你做过基因改良,不是易生疾病的体质,但也得小心啊。”
“是,组长!”龙悦红就像过去很多次一样,站了起来,高声回应。
竹林深處是我家 柳鳳如
“组长……”乔初目光淡漠地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词,不怎么在意。
他已弄干净椅子,坐了下来。
龙悦红和白晨开始收拾起沙发、椅子、茶几,商见曜则回到客厅与餐厅的交界处,往房间深处那条不长的过道走去。
此时,随着夜晚的来临,房间内已是一片昏暗。
客厅区域还好,落地窗很大,即使外面没有月亮,星光也照进来了少许,让蒋白棉、龙悦红等人勉强能看得见彼此的脸孔,而进了过道位置,商见曜就只能粗略分辨一些事物的轮廓。
商见曜反手拉开了身上迷彩背包的拉链,从里面取了一个外表有颗粒感的银色电筒出来。
——他并不是每次都会将电筒挂在武装带上,偶尔也会将它放进安全部标配的背包里。
借着手电筒发出的橘黄光柱,商见曜看清楚了前方的景象:
过道左右两侧各有扇棕红色的木门,但并不对称,式样也有所区别:左边那扇更靠近入口,上方有看不清里面场景的厚重玻璃,右边那扇几乎抵到了尽头,把手呈黄铜色,某些地方长着绿锈。
而尽头的墙壁上,最左侧还有另外一扇棕红色木门。
商见曜先行走向了过道左侧那扇门,因为它最近。
这个过程中,他取下了“冰苔”手枪,防备意外。
—————
用拿电筒的手掌拧动把手,推开大门之后,商见曜没急着进去,在外面用手电筒照了好一阵。
他看见里面有洗手台,有类似教科书上马桶的东西,有一扇似乎移动的玻璃门,有被分割出来的、装着淋浴头的区域。
“厕所。”商见曜低语了一句,迈步走了进去。
在这一眼就能看清每个角度的地方,他时而跳起,望一望上面的通风口,时而蹲下,检查马桶与洗手台间的窄小空间,似乎觉得那里能藏下一个人。
最后,他只在一些阴暗的地方发现了点青苔和几只蚂蚁,但不多。
检查完毕,他走至马桶前,掀开了盖子。
里面已经没有水。
商见曜又很有科学精神地依次试了试马桶不同位置的按钮,发现它们都失去了作用。
他直起身体,夸张地抽动鼻子,深吸了几口气。
“没什么味道……”几秒后,他得出了结论,表情看不出是庆幸,还是遗憾。
接下来,他试了试淋浴头,确认果然没有水流出。
完成这些检查后,商见曜陷入了沉思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低调高手 太二叔
过了一阵,他将“冰苔”手枪放回武装带上,探掌拔出了洗手台下水口处塞着的金属过滤器。
它太过腐锈,商见曜差点拔断。
将这件物品放在旁边后,商见曜单手一撑,跳了起来,稳稳站在了洗手台上,一脚踩着一边,极为平衡。
他随即用下巴夹住电筒,脱掉裤子,瞄准了下水口。
解决完生理问题,商见曜又跳了下来,将那个金属过滤器塞回了原位。
外面的客厅内,乔初听到动静,皱起眉头,捏了下鼻子,龙悦红和白晨相继露出了复杂的表情。
蒋白棉没听见这不大的动静,认真分配着压缩饼干、能量棒等食物。
商见曜出了厕所,礼貌关上了门,然后,一手持枪,一手拿着电筒,走到了过道尽头。
此时,他右手边有扇门,左前方也有扇门。
他用手枪和电筒比划了一下,决定选择左边。
打开那扇门的过程中,他同样小心翼翼。
里面最引人瞩目的是一张比较宽的床,床上铺着疑似浅绿色的肮脏床单,摆着两个套同款枕套的枕头。
床头右边有个矮柜,矮柜往右是一排抵到天花板的、涂着乳白色油漆的、破破烂烂的高柜。
床头左边有一张桌子,上面摆放着一台不小的液晶显示屏,以及一个黑色金属铸就的箱子。
液晶显示屏附近,还有商见曜认识的鼠标、键盘和一个覆盖蜂窝般事物的、底部深蓝的东西。
这桌子再往左是墙壁和很大的窗台,窗台上铺着疑似被老鼠咬出了很多洞的棕色毯子,毯子上还有一个小木桌。
商见曜拿着手电筒,从床尾与墙壁间的过道走向了那个窗台。
星宿传说 梦影丽轩
他弯下腰,仔仔细细找了一阵,最终只能遗憾自语道:
“没有老鼠屎……”
这句话回荡在略显空荡的房间内,似乎还带着点疑惑。
商见曜随即走到放液晶显示屏的桌子前,用持枪的手依次拿起不同的物品。
作为“盘古生物”高等教育电子系的毕业生,他不难认出眼前是台电脑。
他努力扭过脑袋,看了眼身后的迷彩背包,放弃了将大件事物塞进去的想法。
最后,他拿起了那个表面覆盖黑色蜂窝般事物的东西。
这也就比手掌稍大一点。
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,以及在“活动中心”小型交易市场的见闻,商见曜很快确认这应该是一个小型音箱。
能放歌的音箱。
他迅速拔掉了音箱的线,将这件物品完全抽离了电脑。
用旁边的床单弄干净这底色深蓝的音箱后,商见曜取下身后的迷彩背包,将它塞了进去。
他不确定音箱是否还能用,甚至觉得应该已经不能,但没关系,他会修,只要能找到合适的、完好的器件做一些替换。
重新负上迷彩背包后,商见曜再次一手持枪,一手拿着电筒,检查起房间各个角落和不同物品。
他很快绕到了另外一侧,先弯腰看了看床底,再拉开了床头柜。
这矮柜共有上下两个抽屉,商见曜第一次打开的是上面那个,内里的东西琳琅满目,但又充斥着陈腐的味道。
“超薄……阿司匹林……白加黑……”他一件件物品翻完,又将它们放了回去。
他接着拉开了下面那个抽屉,里面空空荡荡,什么都没有。
商见曜凝视了几秒,收回目光,直起身体,走到了大概是衣柜的地方。
打开柜门后,他看见了黑色夹克,白纱连衣裙,以及其他说不出款式的衣物。
它们整齐地挂在那里,除了味道有些难闻,似乎与当年没什么区别。
商见曜之所以认识连衣裙,是因为“盘古生物”内部有些女性很喜欢。
这是一种不实用的东西,在来自环境的所有能源都被导向“内生态区”,只留了很少一部分给“生活区”的情况下,长衣长裤是最好的选择,这同时也很方便工作。
只有那些家庭稍微有点宽裕的女性,才会用贡献点交换布料,按照某些管理层亲属身上的裙子样式,自己做那么一条。
这是她们最珍贵的事物之一,只有看年终汇报表演、参加某些集体活动、与恋人到各种角落散步时才会穿。
商见曜下意识伸出手,触向那件白纱连衣裙。
或许是挂衣架的横杠早已腐锈,也或许是它本就处在脆弱的平衡中,商见曜刚碰到连衣裙,横杆就哗地一声滑落,让许多衣物落到了下面的木板上。
商见曜默然注视了几秒,收回了拿着“冰苔”的手。
他继续检查起衣柜内各个抽屉,没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。
很快,他离开了这个房间,进入走廊右边那个。
这个房间更加小,只有一张没那么宽的床、一排乳白色的衣柜和一个放着台灯的书桌。
那床上铺着的床单呈蓝色,上面有许多金色的小星星,比隔壁那套可爱多了。
不过,它上面同样有很多污迹。
商见曜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搜查了过去,最后,他俯身至枕头边,用手电筒来回照耀。
不知过了多久,商见曜将电筒放至床上,调整好位置。
他随即伸出一只手,在光柱照到的枕头边缘,捻起了一根长长的毛发。
白色的毛发。
PS:求推荐票~